嘉兴在线 -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、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app彩票软件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找回失落的同窗情 | 汤碧峰
2019-11-25 20:16:38


当年的毕业照


四十八年前,当我们走出初中学校的大门,同学们就散落到社会的各个角落,有参加工作去工厂的,有上山下乡的,有推荐上高中的,也有为了革命热情支边去边疆的,大部分同学之后再也没联系,杳无音信。当看着孩子们走进学校的大门,我们总是会怀念自己的学校生活,怀念那些天真无邪的同学,常常会不自觉地从脑海中飘过那一张张曾经的面容。


前天,捷捷给我发来一张同学聚会的照片,说是她们女同学在选英的努力下,根据毕业照中的人一个个地找回来,在一起聚会了一下。她说,只有三人因在外地未能赴约,一人已永远不能出席了。


如今的聚会照


捷捷说,她们只有女同学的毕业照,没有男同学的,所以只是女同学相聚。我问她,为什么毕业照没我们男同学?她说,当初你们男同学不愿参加。怎么会呢?老师组织能不参加?我没这印象,这悬案大概只能由老师来解释了。如果只是我一人缺席,我一定以为是自己出身不好而特意为之,好在全体男同学都没在照片中。


收到照片我激动不已,可除了捷捷、选英几个在近年有联系的人,几乎都不认识,一群老大妈。捷捷说她们建了个微信同学群,我让她把我加进去,我想念她们。在群里,同学们让我发个照片认一下,我发了几张近年的照片,她们都不予认可,说是当年的帅小伙怎么成了小区的大爷。唉,这能怪我吗?都是那造物主的岁月剑把我们摧残成这样。


通过微信群的交流,让我重新确认了群里的同学,特别是戚瑞霞制作的音乐影集,有当年的老照片,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四十八年前。看着那一张张清纯的面孔,我心潮澎湃,久久不能入眠,多少往事又浮上心头。


赵碧珍,班长,坐我背后,近视。每当老师在黑板上布置作业,她都让我读题,于是我边抄边读。碧珍说,我比你们矮,老师为什么要把我排在你背后。其实,我清楚,老师是让她来监督我们,监督我这个差生。可老师没想到,让我做了班长的眼睛,而且我很愿意作为班长的眼睛,要知道,班长有清秀脱俗的面容和身材。


徐丽华,她父亲和我母亲在一个单位工作。她家住在南门茧站里面,我母亲每年要去茧站收茧子,放学路过,我最喜欢去那儿玩。收茧的叔叔用茧子做的和平鸽,让我爱不释手。丽华说,我们为什么当年没擦出火花,这问题很好回答。她是我师姐,上一届的,因为武斗学校停学,当再次开学时就并一起了。她是校花,那些红卫兵的头儿们哪个没在注视她,而我连加入红卫兵的资格都没有,只有仰视的份了。


方芳,当年扎着独角辫的清纯女孩。我都记不起她的名字。问她姓名,她说就叫方芳。我着力回忆,好像有这个名字。当看到群里发的老照片,我才一下子醒悟。那是我的亲密同学,我们在校时很谈得来,还说过悄悄话。我怎么会把她忘了?太不应该了。都说我的回忆录记忆惊人,可怎么就记不起方芳呢?我向方芳致歉。


那个叫“书拉密女”的,我问她是谁?她回答:“老同学,我是俞建萍。”太激动了,我终于又见到建萍了,那是我一直记忆中的同学,她是我邻居,毕业后,我们还在一起聊过几次,我们间几乎可以无话不谈。四十年后又相逢,我真的很想拥抱她一下。


徐萍,和我有点故事的同学。那年我在小镇财税所工作期间,她来区医院实习,和另一个同学一起来我们单位,看望医院的李阿姨,她是我前辈同事,蔡叔的妻子,住在单位院子里。蔡叔知道我和徐萍是同学,有点想当月老的想法,很想制造点彩虹。可他不知道,那个小镇不是我想停靠的港湾,我的志向是在更远的地方。现在蔡叔早已作古,而我这条破船也已搁浅在他乡的堤岸上。


还有和我小学、初中、丝厂都在一起的同学林选英,曾有过点暗恋的朱捷,当然还有那些已失落,而正在被女同学们重新找回来的男同学。那都是电视集里面的情节,却在我们的生活中真实存在,也许比电视集更让人回味。


生命已到暮年,前途、事业、财富对我们来说,已经不那么重要,我们需要的是情感的寄托,需要奋斗后平静的抚慰,更需要年轻时不曾经历的浪漫,可是“惟恨暮年交旧少,满怀情话向谁倾”?感谢那些有心的同学们,帮我们找回失落的同窗情,让我们可以少一些遗憾。为此涂鸦一首,以示心情:


四十八年成已经,

仍觉江边书声依;

同窗无需两相猜,

课桌之间有真意。

本是如烟散将去,

不想微群重相聚;

虽说晚霞近黄昏,

却也多彩更美丽。


来源:读嘉新闻 作者:汤碧峰 供图:汤碧峰 编辑:许金艳 责编:沈秀红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